夕柚

这两天就更。

更文通知

     文这两天就更。😏蟹蟹等我的小阔爱啦😘


中考闭关

    emmmm因为今年六月就要中考了,所以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中考前先停更闭关liao……就是酱了~拿到手机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😓😓😓


     中考结束会爆肝填坑哒!等我昂~😘😘😘爱你们鸭


【元宵节贺文00:00】

--时间线:玄正叁拾捌年魏无羡献舍归来与含光君结为道侣之后。


--忘羡不拆不逆



--撞梗预警



--《缘起》小番外(甜饼)

--------------------

『彩衣镇』



      “蓝湛!看我看我!”魏无羡笑道。
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蓝忘机任由出了云深不知处就撒欢的某羡拉着宠溺答道。


       “蓝二哥哥~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?怎么还这么闷。”魏无羡百无聊赖地牵着蓝忘机的手道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诶蓝湛,今天好像是什么节日?”魏.记性超好.无羡看着满大街张灯结彩,灯笼更是家家都有疑惑道。


      蓝忘机无奈答道“今日元宵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诶那边挺热闹的,过去看看呗!”魏无羡闲不住道。


      二人并肩走了过去,卖灯的小贩立即提着几盏灯笼热情招待道:“两位,要不要猜灯谜?猜中有奖!”

     魏无羡玩心大起道:“好啊,蓝湛,一起呗!”后者则耳根略红成功地撩到了魏无羡“嗯,你喜欢便陪你。”
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蓝湛,你学坏了!居然撩我!”魏无羡有些呛道。

     魏无羡的桃花眼里尽是笑意道“叔父知道他的大白菜这样又得心绞痛了。”

     “客官,给,谜语在灯笼上。”小贩递过来一盏灯笼道“这个是字谜,答案是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  灯笼下缀了一张纸条白纸黑字尤为清晰“心亡地陷,羊尾缺水。”

      魏无羡略微思忖笑道“心亡地陷为忘。下一个字我猜不到,蓝二哥哥想想呗!”


      蓝忘机一脸你只是想让我说吧的表情宠溺无奈道“第二个字为羡。”


     小贩摊前此时几乎已经水泄不通,众人都花痴状盯着这边两个眉清目秀的公子。


      “诶呦,客官真是一猜就中,谜底就是忘羡!灯笼权当元宵节礼物送你们啦!”小贩笑哈哈道。


     魏无羡接过灯笼乐道“蓝湛!我爱死你啦!”

    

     “我也是。”蓝忘机一本正经言简意赅道。


     魏无羡懵了,这不对吧?!蓝湛这小古板这么会撩人?等等……我居然被蓝湛撩脸红了?魏无羡现在表示很不好。


      魏无羡强行定了定心神忽觉已经入夜道“蓝湛,今晚不是云深有个宴会么?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 蓝忘机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道“嗯,回去吧。”


   『云深不知处』


   蓝忘机御剑搂着魏无羡就这么回到云深不知处。


    “嘿师妹!想我没?!”魏无羡笑嘻嘻对江澄打招呼道。


    “妈的死给……还有别叫我师妹!”江澄脸色黑的像锅底。

    “啧啧,你这样金凌可找不到舅妈啊。”魏无羡丝毫没有看见江澄杀人的目光。

    “唉,今天元宵节不吃汤圆多可惜,是时候大展厨艺了!”魏无羡心血来潮突然想做饭道。


    江澄对此不可置否。


    蓝思追闻言捏了把汗“看来这个元宵节不好过了……”


    蓝曦臣温和笑道“既然无羡想那便去吧,晚宴玩的开心就好”。


   〖一个时辰后〗


    魏无羡从冒着烟的厨房里端出来两盘黑黄色的不明圆状固体。


    蓝曦臣的笑容僵了“……”


     众人“……”


     蓝忘机“魏婴做的应该还行……”


    江澄强忍着嘴角抽搐道:“魏无羡你别告诉我这是汤圆?!”


    魏无羡:“还是师妹聪明嘿嘿,这可是辣炒汤圆。”


     空气是死了一般的寂静“……”


     “好吃吧?”魏无羡得意道。


       蓝忘机强忍喉咙尖锐的辣意缓缓道“好吃……”


     终于,在蓝忘机的尝试下众人小心翼翼尝到了所谓的辣炒汤圆的美味。


     蓝思追表示味道很熟悉……是童年的味道。

   

      蓝景仪仰天含泪表示“辣意穿肠过原来是这个感觉……”


      众人“……”我们只是被辣的说不出话而已,治疗一下还有救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 “云深不知处禁……禁止魏婴进厨房……”唯有蓝叔父说完直接晕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

    众人表示过了一场难忘的元宵晚宴。

PS:辣炒汤圆这道菜确实是有的……创始人就是我们羡羡嘿嘿嘿……沙雕灯谜是我由搜粗来的灯谜稍稍改动而成,不用在意这些小细节嘿嘿嘿……鬼知道我是怎么在一个半小时赶完这篇短小精悍(好吧只有短小)的文的。感谢各位大佬带我一个文笔渣玩liao!

      最后大家元宵节快乐啊!😘

《缘起》第二章



--撞梗预警



--主忘羡,不拆不逆



--校园青春偶像剧【不好意思突然沙雕】
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


      某班一阵鬼哭狼嚎。



      “呜呜呜魏哥我们舍不得你啊”
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魏哥记得回来看我们啊”甚至有几个作样抹了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停停停!我只是转个校,你们这是哭丧呢?”  正在收拾东西的魏无羡嫌弃道。



       “魏哥你不爱我了!”说罢还一脸委屈和受伤。
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心中一阵抽搐“我就没爱过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我表示很受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 东西本来就不多一会便收拾完了魏无羡也有些不舍“诶,我会回来看你们的,云深离这里也不远,不用想我的!”



    经过一阵活像生死离别的告别,魏无羡快步出了教室,还不忘甩了个wink潇洒离开。



  

       魏无羡父母皆为警局高层,是警察世家。紧急任务什么的自然少不了,这次由于去姑苏长期侦办一起跨省贩毒大案,干脆直接让魏无羡转学到云深。云梦江氏枫眠则白手起家在律师界颇有威望。



       姑苏蓝氏为教育世家,云深学府可以说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一流教学机构,于是聚集了不少名门世家的子弟。


      魏无羡单肩跨包走出了校门,抬眼便望见那辆不甚显眼的云苏A WX980黑色奔驰。


『云深不知处』


     “师妹!” 魏无羡笑道刚进校门就看见了某个一身基佬紫的发小。


     “这么长时间不见江澄想我没?”魏无羡立即上车去勾肩搭背。”


     “你少自作多情,我可不想你。”江澄嫌弃的拍掉肩上的爪子。



    “啧啧,口嫌体正直,江澄你小心找不到仙子啊。”魏无羡故作忧愁道。




     江澄脸色黑了黑半晌道“…...我在二班,有事找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 而云深3班的教室已经炸开了锅:“欸听说没?夷陵的校草转到我们班了!”



    “好像还挺帅,跟我们班长差不多帅吧。”



    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尖叫声随着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走进教室瞬间消失。



    低气压持续没多久,魏无羡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。




      “那个……大家好啊,我叫魏无羡。”魏无羡上去打了个招呼道。



    “卧……槽!帅爆了啊!让我晕会啊啊啊!”魏无羡淡定的看着一群花痴。面无表情的蓝忘机微微一怔,魏无羡……自己为何会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?



      半晌,蓝启仁拿着教案走进教室,有些不明状况。
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环视一下教室,只有面无表情蓝忘机周围有几个空位。心中升腾起一种亲切感,这人看起来挺闷的...…



     于是魏无羡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脸淡定的做了蓝忘机同桌……




      看来是个狠角色……




      “咳咳,上课!”蓝启仁走到讲台放下教案道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


     @Sevenº昔年 我更辽!!!!


     emmm熬夜修仙赶的,有点水😂就酱叭!还在作业堆里赶元宵节贺文真爽……讲个鬼故事,你们的作业写完了吗……?


 


李子个球:


【忘羡元宵节24h】宣传

策划:@抚琴女

海报:@钰泠巧月_lz

题字 :@-時冬-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0:00.【文】@庄周梦蝶  【画】@黄小翼 【文】@夕柚
1:00.【文】@雪域梅寒
2:00.【文】@郝小喵(๑•́ω<๑)
3:00【文】@藍颖
4:00.【文】@凌梦Lemon每天坚持咕咕咕
5:00.【文】@落花熙语
6:00.【画】@钰泠巧月_lz   【文】@辞情°
7:00.【文】@艾莉希亚
8:00.【文】@吾凰在上
9:00.【文】@楠诩
10:00.【文】@韭菜卷心
11:00.【文】@墨哑
12:00.【文】@尘随君行
13:00.【文】@霜降草木枯
14:00.【文】@柟鸢Nanyuan
15:00.【文】@羲和桑
16:00.【文】@苏岚乔
17:00.【文】@Sevenº昔年
18:00.【文】@忘羡不渝
18:30.【文】@黑米ニャン
19:00.【文】@鬼骨面君
20:00.【文+画】@李子个球
21:00.【文】@MiMi.Cat
22:00.【文+字】@-時冬-
23:00.【文】@抚琴女
23:30.【文】@SO.闹笑

随机掉落的福利小彩蛋:
【文】@卫姒
【文】@柒玖呀_
【画】@糖渍蓝莓冻长安
【画】@柟鸢Nanyuan

《徐行》第二十四章


       【魏无羡坐在茶楼一角,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进到楼中来,几乎每张桌子上坐的都是能聊上几句的同行,谈性甚旺。  


      一名修士道:“穷奇道什么事儿?夷陵老祖纵鬼将军滥杀无辜那事儿?那不是一年多以前的旧账了吗,怎么最近又翻出来了?”

    才过了一年多,就在别人嘴里演变成“滥杀无辜”了,魏无羡也是无话可说。】


     这下不仅魏无羡无话可说,众人也都是无话可说了。


    金凌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道:“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”



    魏无羡笑哈哈道:“这算什么?还有比这个更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 

  

    【紧接着,另一人道:


    “不是那件。是最近的。穷奇道闹凶啦。”



    众人纷纷奇道:“穷奇道?那里能闹什么?不是老早就被兰陵金氏占了,准备改建成‘金星雪浪谷’吗?在他们眼皮底下能闹什么,不是应该立刻就被镇压了?”


    “就是因为没能被镇压,所以才凶!不知道吧?听说当初被夷陵老祖弄死的那几个督工,回来了!”

    魏无羡把玩酒杯的手一滞。


    那人继续道:“听说这几只恶鬼凶残无比,成日在山谷里害人,原本在那里劳作的许多修士都受伤了,兰陵金氏的人也拿它们没法子,山壁两旁刚刚刻上新的浮雕,还没种满金星雪浪,就被封住了山谷口,不让任何人靠近,扔下就不跑了……”


    出了茶楼之后,魏无羡行了一阵。行到人少之处,一道身影默默跟了上来。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低声对温宁道:“去一趟天水吧。”】



        江枫眠欣慰道:“虽修非常道,但行正义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一些年轻家主附和道:“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就剩一些死拉不下面子的修士一脸吃了shi一样的表情死撑。

     魏无羡倒对此不屑一顾,他其实就从来没有想过洗清这些莫须有的罪名。

   【 魏无细速觉察事有蹊跷,低喝道:“走。”


    他刚刚调转方向,温宁突然抬手,截住了一样东西。


       那是一支直冲魏无羡心口而来的羽箭。】


      藏色看的可谓是心惊肉跳怒道:“谋杀?!”



     众小辈懵道:“嗯?!发生了什么?怎么就打起来了?”

 


     【那支率先射向魏无羡的羽箭是为首一人射出的。定睛一看,那人身形高大,肤色微黑,面容俊朗,有些眼熟。】

   

   这是……金子勋!!!众人也都明白了:恐怕根本没有什么闹凶之事。

       只因为旁人无法突破乱葬岗脚下的尸阵,魏无羡又神出鬼没,难以追寻踪迹,金子勋便封住穷奇道的山谷口,故意散布谣言,说此地有恶煞出没,而且闹的还是当年被温宁撕碎的那几名督工,引四处夜猎的魏无羡前来钻套子。

   【金子勋沉着面道:“魏无羡,你不要装蒜了。我警告你,立刻解了你下的恶咒,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不追究计较。”

    魏无羡一听便知有麻烦了。即使明知会遭到怒斥,他也必须问清楚:“什么恶咒?”

    “你还明知故问?”金子勋猛地扯开了自己的衣领,咆哮道:“好,我就让你看看,你亲自下的恶咒成果!”

    他的胸膛之上,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洞!】

     “千疮百孔!”

    蓝景仪愤愤道:“啧……魏前辈明明什么都没做!怎么什么锅都往魏前辈身上扣?!”

     薛洋没心没肺大笑道:“这就叫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啊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道:“你的名声可不见得比我好吧。”



    某洋:“哼,我有道长就够了……”


    皮皮羡:“哼,我有蓝二哥哥就够了……”


   众人:这把黄金狗粮我们先干为敬……



    【魏无羡懒得跟他辩,道:“你自己解决吧。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 闻言,金子勋目露凶光,道:“先礼后兵,既然你不懂回头是岸,那我也不客气了!”

    魏无羡顿着步,道:“哦?”


    “不客气”的意思很明显。要解开这种恶咒,除了让施咒者自损道行,自行撤回,还有一个最彻底的解决办法:杀掉施咒者!】


     “状况未明,太过莽撞。”蓝启仁捋着山羊须道。

  

    小辈们一脸Excuse   me的表情对“先礼后兵”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 真是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金子勋一挥手臂,所有门生搭箭上弦,瞄准了山谷最低处的魏无羡和温宁。

   

    一旁有人高声道:“方圆十里之内都被我们清理过了,你再吹也召不来几只帮手的!”


    果然是早有预谋,将这穷奇道设成了为他精心布置的葬身之地。魏无羡冷笑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找死!”


    闻声,温宁举手,拽断了脖子上挂着一枚符咒的一条红绳。


    这条红绳断裂之后,他的身体晃了晃,脸上肌肉开始逐渐扭曲,从脖子往面颊爬上数道黑色裂纹。突然仰头,发出长长一声非人的咆哮!


    这埋伏的一百多人里也不乏夜猎场上的好手,从没听过一具凶尸能发出这样恐怖的声音,不约而同脚底发虚。金子勋也是头皮发麻,然而他胸膛上长的东西,让他更难以忍受,登时一扬手臂,下令道:“放——”

    正在此时,另一侧山壁之上,一个声音喝道:“都住手!”】

    

     一场悲剧就此拉开帷幕……

    魏无羡不想再去回忆,垂眸不言。蓝忘机心知这已成为他的痛处,纂着他的手轻声安慰道“错不在你。”

    魏无羡摇头道“蓝湛,我没事。”

   【魏无羡道:“金子轩,你给我让开。我不动你,但你也别惹我!”


    金子轩见他执拗不肯软化,突然出手擒他,道:“为何你就是不懂得配合!阿离她……”


    他堪堪朝魏无羡伸出手,温宁猛地抬头!


    一声沉闷的异响。


    听到这声音,金子轩怔了怔。低下头,这才看到了洞穿自己胸口的那只手。】

    金凌怔怔的盯着温宁的手没过金子轩的胸膛……虽然金子轩现在好好的在面前,但眼眶还是微微发涩,他强行抑制内心想哭的情绪闷声呜咽。

    “阿凌!你没事吧?!”蓝思追注意到眼眶盈满泪水的金凌急道。

   “没……没事,就是眼睛有点酸。”金凌微微有些惊愕:刚刚蓝思追叫他“阿凌?”

     【“鬼……鬼将军发狂了!”


    “杀了,他杀了,魏无羡让鬼将军把金子轩杀了!”


    “愣着干什么!放箭啊!”

    发出号令的人一回头,就一道黑色的身影鬼魅般地逼近到了身前!


    “啊——————!!!”


    不是。不是的。他根本没想杀金子轩的。


    他完全没有要杀金子轩的意思!只是在刚刚那一瞬间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没能控制住突然失控了!】


     现在任谁都相信他不是想要杀金子轩的……


    “啧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?怎么一个个都丧着脸”一个不太和谐又煞风景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 江澄立马怼回去“谁丧着脸了?自作多情。”

      金子轩得意道“那我也是你姐夫呢。”


     “金孔雀你想的美。”江澄和魏无羡不约如同道。




      金子轩:“……”


    【根本不是温宁的错。


      是他自己的错。


    发狂状态下的温宁,只是一件武器而已。这件武器的制造者,是他。听从的,也是他的命令:屠杀所有敌人。

    那时剑拔弩张,杀气肆虐,再加上他平时在温宁面前从来不吝于流露对金子轩的不满,在温宁心底种下敌意的种子,是以金子轩一出手,无智状态下的温宁,便将他认作了“敌人”,不假思索地执行了“屠杀”的命令。

    是他没能控制好这件武器。

   

    他还想起了好不容易才嫁给了心上人的江厌离,想起了金子轩和江厌离的儿子,那个被他取字的孩子,才一丁点大,才刚刚办过满月宴,在宴会上抓了他爹的剑,他爹娘都高兴坏了,说这孩子今后会是个了不起的大剑仙,说不定还是仙督。

    怔怔地想着,想着,魏无羡忽然哭了。


    他茫然地道:“……谁来告诉我……我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】

    众人吓了一跳,夷陵老祖哭了?!!有生之年系列啊,就是江厌离也没见过魏无羡哭过……没人想到传说杀人不眨眼的夷陵老祖竟因为意外杀了金子轩哭了……


    【忽然,魏无羡脖子后方微微一痛,似乎被一根极细的针扎了一下,周身一麻。


    温情红着眼眶,缓缓收回右手,道:“……对不起。”】

      看得出来,原本以她的实力,是决计刺不中魏无羡的,可方才绝望的魏无羡根本没有任何防备,才会被她冷不防得手。

       【他吼也吼不动,哑着嗓子,道:“你们去金麟台干什么?那个恶诅根本不是我下的……”

    温情道:“那个恶咒是谁下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……穷奇道那一百多个人,确实是阿宁杀的。”

    他道:“……可是要去也是该我去。纵尸杀人的是我,温宁只是我的一把刀。拿着刀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 温情淡声道:“魏婴,咱们都清楚,我们去了,这事儿就完了。他们最想要的,是姓温的凶手。”

    魏无羡怔怔的看着她,忽然发出一声无意义的怒吼。】


     江澄终于找到机会怼人了:“想不到你也能被英雄病气到啊。”


      魏无羡:“师妹你闭嘴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 江澄:“别叫我师妹!!!”

   

       『金麟台』


   【一名门生神色匆匆走进大殿道“宗主,温情与温宁如何处置?”


     座上金星雪浪袍的男子把玩酒杯的手一滞,眼中闪过一道狡诈兴奋“温狗当然是挫骨扬灰了,至于鬼将军,可不能浪费了,你看着办。”


    那名心腹立即会意“是。宗主放心。”


    “对了,过段时间举行誓师大会,就说庆贺温狗包括鬼将军已被挫骨扬灰,与夷陵老祖势不两立。你去准备一下。”




    心腹迟疑一刻道“属下先行告退。”话毕匆匆离去。



      “阴虎符,等着为我所用吧。”语气中的兴奋贪婪显而易见。】


     场面顿时炸开了锅了:合着这是金光善蒙我们呢?



    “金光善这厮狼子野心啊”


     “要不是几年前死了恐怕修真界又不太平吧。”



      “可真是啊”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有些想笑,仙门百家果真还是那个德行……算了算了,管他做甚,反正有蓝湛就够了嘿嘿,想到这里内心的作恶欲大增……


     经过皮皮羡的不懈努力(持续作死),汪叽终于不负众望的抛弃雅正……咳咳咳……

   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 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这个拖了好长时间了,这次够大粗长了吧?!!!!!虽然有点水,就酱吧😏😏😏刀子也硬生生被我写成糖了有木有?!!开学前争取把这个压缩完结了。嘿嘿嘿~下次有时间更《缘起》……开学因为要中考了所以可能就咸鱼佛系了,寒假争取多更一点😂😂😂看我多良心(划掉)

     咸鱼补作业去啦!

   

《缘起》第一章

   
   好久没诈尸了……还有人记得我咩?对的,这是新坑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--撞梗预警


--主忘羡,不拆不逆


--现代pa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 玄正贰拾伍年(25),仙门百家一众围剿乱葬岗,魏无羡由万鬼反噬身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玄正叁拾捌年(38),魏无羡献舍重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数载后,与道侣含光君仙逝入轮回。

  『地府』

 

       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盛开得妖冶似火的彼岸花间,甚是显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蓝湛,我们好像死了?这是……地府?”扎着马尾辫的黑衣男子看着路旁的彼岸花奇道。



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。”蓝忘机皱眉道。



       “那这就是幽冥路了……啧,这一世就这么死了啊,总觉得有点小遗憾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
       “有你足矣,此生无憾。”蓝忘机郑重道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“蓝湛,你又撩我!”魏无羡被这猝不及防的情话有些吓到。



       “并无。”耳垂的一抹粉红出卖了他。



      “噗哈哈……蓝湛你还是这么好撩啊,嘿嘿告诉你个秘密,我也是!”
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

    “诶,蓝湛!快看!好像有一座桥?”好奇宝宝羡上线。


    蓝忘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方隐隐约约果然有一道弧形,使人看不真切,但依稀可以猜出应该是一座桥。


     “要不过去看看?”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就蹦达过去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  愈近,果真是一座桥,桥旁似乎有一个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 孟婆端着一碗汤笑吟吟道:“喝汤吗?”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心道“这就是孟婆?”瞥了汤一眼撇嘴道:“这是什么汤卖相都不好……”


      一旁的鬼差:“……”你的关注点挺清奇。


     蓝忘机若有所思解释道:“书载,孟婆汤由忘川河之水熬制而成,有忘却前尘之效。”

   

      “蓝湛那我们就别喝了呗!”魏无羡笑嘻嘻拉着蓝忘机道。


       “嗯,不喝。”蓝忘机一脸宠溺。



        孟婆:“……”我还能说什么


        孟婆打量着二人嘴角有丝若有若无的神秘笑意:“罢了,不喝就不浪费我的汤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将二人送走后鬼差道:“看他们上一世太过坎坷,这一世应该都是命好的吧。对了,之前有的不喝这汤可被强灌了……这次怎么破例了?这样一来下一世他们可能就会忆起前尘往事了。”

     孟婆叹道:“这二人羁绊太深,情到深处不是一碗汤就能断的啊。”说罢端着汤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 emmmm……没人催更也就懒了突然发现好久没更文了……觉得自己咸鱼了😂😂😂咸鱼咸鱼,文还是尽量更吧,啊啊啊啊啊魔道第二季预告粗来了😍好激动,开个新坑庆祝一下诶嘿嘿嘿😏😏😏

    给某怪宣一下群哈,有兴趣可以进群bb嘿嘿……欢迎暖群吖,群号:921072749

    😘😘😘😘😘

《何妨吟啸且徐行》第二十二、二十三章



      【果然如别家所说的那样,山脚被推倒的咒墙之前,被无数凶尸层层包围,插翅难飞。这些凶尸在山脚游荡,江澄上前,它们无动于衷,可江澄身后的门生若是靠得近了,它们就发出警告的低声咆哮。




    看来,魏无羡已经下过命令了。多半他此刻已在山上等候多时。】



    该来的还是来了……



    【交谈之间,江澄突然拔出三毒,剑尖冲温宁的额心刺去。



    魏无羡反应奇快,在他手臂上一击,打偏了剑势,喝道:“你干什么?!”



    他这一句在空旷的伏魔殿里回荡不止,嗡嗡作响。江澄不收剑,厉声道:“干什么?我才要问你干什么。魏无羡,你这段日子,很是威风啊?!】

   



     虞紫鸢的脸色似乎不太好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【魏无羡道:“还讨什么说法?这件事已经两清了,那几个督工打死了温宁,温宁尸化杀死了他们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到此为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江澄道:“到此为止?怎么可能!你知道不知道,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,盯着你那只阴虎符?被他们逮到这个机会,你有理也变没理!”





    魏无羡道:“你都说了,我有理也变没理,除了画地为牢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】




   “啧啧,你们真厉害,有理也能变没理,杀人偿命也能变成滥杀无辜丧心病狂。”某洋对此表示不屑。



      魏长泽似乎猜到了他的儿子如何变成了所谓“杀人如麻的魔头”道:“走自己的路,无愧于心便好。”



   藏色赞同道:“我就知道阿羡不是那群智障说的那样。”


   


     【两人剑拔弩张对视一阵,半晌,江澄道:“魏无羡,你还没看清现在的局势吗?你若执意要保他们,我就保不住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道: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江澄道:“……就为了这群温家的……?”



     魏无羡道:“弃了吧。告知天下,我叛逃了。今后魏无羡无论做出什么事,都与云梦江氏无关。”】


  


     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这句话确是硬生生砸在众人心上。



      

   骂过魏无羡忘恩负义叛逃云梦江氏的修士脸色难看起来。



     当年的叛逃竟是……



     虞紫鸢厉声喝道:“你们两个以后少给我胡闹!否则就别从祠堂给我出来了!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 不知何时醒转的某羡心虚的瞥了眼江澄尴尬的笑笑不说话……

    


    江厌离心疼道:“阿羡,你们以后……不可这样……”



    “师姐,我会的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
   

     【收回三毒,长剑铮然入鞘,江澄漠然道:“那就约战吧。”



    云梦江氏家主江澄三日之后约战魏无羡。】



   『三日之后,乱葬岗』



   【江澄上了乱葬岗,只是这次带了门生。



    “江澄,你还是来了啊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
      江澄深吸一口气缓缓道:“你确定不回莲花坞了?”



      “嗯,回不去了。”他也无法预料,今后自己还会做出什么事。



    与其等到那时,倒不如现在就斩断联系,以免日后祸及江家。 】


   


    “可是魏前辈没了金丹……”




    【陈情一曲毕,魏无羡纵凶尸温宁打中江澄一臂,折其一臂,江澄刺了魏无羡一剑。两败俱伤。】




     知道他们实力的人看的出来二人根本没有真的下重手,但为了避人耳目戏演的真实些也伤的不轻。




   【魏无羡继续做戏道:“江澄!你以为你是谁?!当个宗主就了不起了?!!我,魏无羡!从现在叛出云梦江氏!与云梦再无关联!”



    江澄衣袖下的手篡的死紧,虽知道魏无羡是何意但终究还是说不出那句话……这是他从小一起玩的师兄啊。



    魏无羡见江澄迟疑不决,冲他丢了个眼神催促道。



    江澄狠下心提高声音道:“从即日起,魏无羡叛逃家族,与众家公然为敌,云梦江氏已将其逐出,从此恩断义绝,划清界限。今后无论此人有何动作,一概与云梦江氏无关!”言毕,毅然率门生离去。】



     这些小细节可被讲解的淋漓尽致。



   魏无羡毫不留情嘲笑道:“哈哈哈哈师妹,没想到你的内心这么丰富啊……”



    “魏无羡你是找死吗?!”江澄心里本就不快听见魏无羡的话脸色更是黑了一度心道:“这破东西怎么什么都捅出来?!!”



     蓝忘机听见江澄的话心中甚是不悦,蓝曦臣温和笑道:“没事的忘机,晚吟与无羡的交流方式就是这样吧。”


------我是一条可爱的分割线-------


    emmmmm突然想起来今天的作业还没写……溜了溜了ヘ(_ _ヘ)下一章可能晚点了


   


《何妨吟啸且徐行》第二十一章





    〖金麟台--点金阁〗




     【首席是金光善,前列是聂明玦、江澄、蓝曦臣、蓝忘机等家主、名士一级的人物,神色肃然。后列则是次一等的家主和修士,都如临大敌。




        江澄是众人目光聚焦的中心,坐在前列,满面阴云,正在和旁人一样,听席上金光瑶神色恭谨、语气软和地款款道来:





    “在穷奇道催动陈情,将那温宁和堆积在谷后树林的尸体全数凶化,杀六名督工,伤者七十有余……”




     听完之后,点金阁中一片静默。】




    

    刚刚目睹实情的众人也是一片静默地听着添油加醋丧心病狂的“罪行”……




    “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”缄默不言的晓星尘叹道。




    江澄只觉真是讽刺……自己当初并不明真相,为什么没有选择相信他?还是心里对魏无羡莫名的恨意蒙蔽了?无从得知。





        【半晌,江澄才道:“这件事确实做得太不像话,我代他向金宗主赔罪。若有什么补救之法,请拒开口,我必然尽力补偿。”





       金光善要的却并不是他的赔罪和补偿,道:“江宗主,本来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兰陵金氏本来是绝不会多说一句的,不过几个门生和下级修士而已,杀就杀了。可这些督工和低阶修士,并不都是金家的人,还有几个别家的。这就……”】





      蓝景仪嘀咕道:“分明就是故意刁难,挑拨离间……”




    


     【聂明玦冷冷地道:“有恩?江宗主莫非忘了,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是谁?即便是有恩,也早就抵消了吧。”




       这几年来,江澄每天都是坚持忙到深夜,今日刚准备早些休息,就被这个炸雷般的消息炸的连夜赶到金麟台,疲倦之下本就压着三分火气,再加上他生性好强,被迫当众低头向旁人道歉,已是烦躁,听聂明玦再提起灭族凶案,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恨意。




    这恨意不光无差别针对在座所有人,还针对魏无羡。】





    聂明玦沉默半晌道:“当年的确是我考虑不周……”确实温情一脉是行医救人妙手回春的医者,并没有参与温氏暴行……





    聂怀桑:(゚д゚)大哥没被夺舍吧?





     【金光善道:“江宗主,魏婴是你左右手,你很看重他,这个我们都知道。可反过来,他是不是尊敬你这个家主,这就难说了。反正我做家主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哪家的下属胆敢如此居功自傲、狂妄不堪的。”他摇了摇头,道:“百家花宴那么大的场面,当着你的面都敢甩脸色,说走就走。昨天背着你就更放肆了,连他根本不把你这个家主放在眼里这种话都敢说,半点不尊重……”




    听到最后一句,江澄脸色已十分难看。】


    


     “呃……好像挑成功了?”




     虞紫鸢嘴角抽了抽,盯着编排的正起劲的金光善,紫电滋滋作响……一向温和待人的江枫眠脸色也不怎么好……

     




   

    【他的记性比蓝忘机只好不差,却故意装糊涂,聂明玦不喜此种行为,微微皱眉。金光善则顺着台阶下,道:“不错,意思是差不多的,反正不把江宗主放在眼里就是了。”





    一名家主道:“其实我早就想说了。这魏无羡虽然在射日之征中有些功劳,但说句不好听的。他毕竟是个家仆之子。一个家仆之子,怎能如此嚣张?”】





     虞紫鸢暴怒道:“魏无羡是我江家的人!还轮不到其他人来嚼舌根!有谁想试试?!!”





   金凌心道:“大舅也被骂过啊?”




    蓝忘机只是冷冷的扫了那些修士一眼……谁现在再说一次试试?(“湛”语十级的蓝大温馨翻译)





    顿时场上那些修士大气都不敢出……不关我们的事啊……




   薛洋不屑道:“切,射日之征时候魏前辈可是被奉到天上,射日之征刚刚结束就成了家仆之子?啧啧,要我可没有魏前辈脾气这么好了。”





     【金光善继续道:“江宗主,你跟你父亲不一样,如今云梦江氏重建才几年,正是你立威的时候。他也不知避嫌,让江家的新门生看到了,作如何想法?难道要个个以他为榜样?”





    他一句接一句,步步紧逼,趁热打铁。江澄缓缓地道:“……金宗主不必再说了。我会去一趟乱葬岗,解决这件事的。”】




     两日后,江澄率领三十名门生,上了乱葬岗。




    就是这一趟,云梦再无双杰……


-----我是一条可爱的分割线--------


   好吧不算长,这叫短小精悍……( ̄へ ̄)哼,我不管我不管(´▽`)ノ♪😏😏😏我居然日更了咩?简直是奇迹嘿嘿嘿嘿(丧心病狂的笑)